您当前的位置 :乐平信息网 > 财经 > 理性分析包容性教育概念的本质? ?
理性分析包容性教育概念的本质? ?
时间:2019-05-19 14:04:47 来源:乐平信息网 作者:匿名

对全纳教育理念本质的理性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中国的全纳教育实践领域在理论建构和地方实践方面不可避免地受到发达国家的影响。包容性教育和特殊教育的概念含糊不清,而广义的“理想主义”概念常常取代概念,导致实践和研究本身也含糊不清。 因此,本文试图阐明全纳教育的概念,分析中国包容性教育的“应当,现实,必然”。 关键词:全纳教育;特殊教育;反射 自《萨拉曼卡宣言》引入全纳教育以来,教育思想被引入中国。为适应全纳教育的潮流,中国教育工作者开展了积极而富有成效的本土化实践探索。 其中,以“课堂学习”为代表的本土化实践取得了很好的成果。然而,学术界从未停止过讨论和争论什么是包容性教育,是否实施包容性教育,以及如何实施包容性教育。 随着“课堂学习”本土化实践的深入,出现了许多问题。 有学者指出,“课堂阅读”是一种完全异化,并没有继承包容性教育的本质。一些学者还说,“在课堂上阅读”只是对入学率数据的自欺欺人。 完全拒绝“在课堂上阅读”的成就当然是不明智的,但对“包容性教育”的反思和批评可以开辟“强化和避免弱点”的新思路。 一,如何理解包容性 包容性教育的输入值得在中文翻译中进一步讨论和讨论,而中文翻译直接影响对这一教育理念的理解和把握。 “包容性教育”一词的翻译首次出现在1993年在哈尔滨举行的亚太特殊教育研讨会上。学者们在会上介绍了“全纳教育”的相关概念。之后,我们的特殊教育专家以“全纳教育”为基础。精神内涵将“包容性教育”转化为“包容性教育”。 “教育”自然不需要讨论。 “包容性”具有容忍,包容和包容的含义,即“包容性教育”中的“纳米”,但并不意味着“全部”。一个“全”字已成为“一刀切”教育的开端,改变了“两种分离教育制度”。它也成为国内学者批评“全纳教育”的焦点。 正如黄鹤立(2006)指出的那样,翻译不是很准确,除了影响我们与国际同行的交流外,更重要的是,在没有包容性教育的确切定义的情况下,在中国教育很容易。该领域的模糊性使人们难以掌握其本质,甚至走向极端。 包容性教育的翻译问题。 许多学者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如台湾学者的“综合教育”,朴永信的“全纳教育”,黄希礼的“接受教育”等。 如何理解“包容性教育”并不是要理解一个孤立的词义问题。教育概念或概念必须具有其内涵和外延。内涵和外延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理论建构和实践的混乱。 自“全纳教育”引入以来,许多概念和概念都来自特殊教育研究领域。但是,对其起源的“包容性教育”仍然没有得到普遍认可和统一理解。 那么“全纳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呢?教科文组织将包容性教育定义为:全纳教育是通过增加学习,文化和社区参与,减少教育系统内外的排斥,关注和满足所有学习者的多样化需求的过程。 从上述解释可以看出,全纳教育是为了加强学生的参与,减少学生的排斥和歧视。然后,包容性教育被简单地理解为普通学校中的特殊学生和所谓的二元学生的变化。教育环境的孤立,或完全废除特殊教育学校是肤浅和片面的。 第二,包容性教育实践中的包容性,实践性和必然性 对“包容性教育”理解的偏离来自《萨拉曼卡宣言》中包容性教育的确切定义,也与每个国家的国情和文化传统,教育制度等有关。当使用“教育”一词时,它将根据它所处的环境来解释。 对于包容性教育的全纳教育理念,国内研究主要是针对国外包容性教育相关理论的分析,或“奇特的盒子”动员论证。“包容性教育”的哲学基础植根于西方文化。其实质是在教育领域表达自由,平等和人权。 《萨拉曼卡宣言》试图建立充满完美主义,极端主义,绝对主义和乌托邦主义的教育环境和安排。这些论点缺乏理论建构的必要逻辑和科学实践的严谨性。它不是一个概念或教学术语。将其视为未来教育的愿景和理想。 如何在同一[rx《萨拉曼卡宣言》中实现包容性教育和包容性教育的标准相关性更低。 这种以西方文化为品牌的行动纲领和“乌托邦社会主义”,在引入中国后,可以迅速占据教育伦理和理论的制高点,甚至否定原有的传统隔离教育和特殊教育学校。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问题不仅在于在中国教育理论中面对这些进口商品而丧失发言权,而在于其现有的教育理论,道德规范,教育制度和安排缺乏自信心。 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和安排以该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基础为基础。对于经济不发达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这种理想化的教育趋势不仅是未来教育的良好愿景。提高教育质量和解决实际问题有点苍白。 在过去的20年里,国外的包容性教育实践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许多学者在其有效性方面也批评了回归主流和融合的教育尝试。 声称“分离是不平等”的美国并没有完全实现所谓的“包容性”。 因此,各国的包容性教育经验是否具有代表性,其成功经验是否具有普遍的参考意义,值得中国学者考虑。 “包容性教育”的定义含糊不清,概括的概念常常取代概念。 《萨拉曼卡宣言》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动员的口号,但没有严谨而合乎逻辑的理论构建。这些表达是对当前教育系统和教育安排的看法,而不是通过科学处理和推测获得的概念。 。 因此,依靠思想指导实践的积极性,忽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从而陷入西方式“完美主义,极端主义,绝对主义”的乌托邦,必将带来全纳教育的实践。这是肤浅的,片面的,甚至疏远的,这导致了“完成隔离教育,取消特殊教育学校,打破双重教育体系”和“呼吁所有儿童重返普通教育秩序”的不切实际和不负责任的主张。 。对于包容性教育的概念,在本地化过程中,有必要考虑是否存在适合其的社会支持,即是否有必要进行全纳教育实践,以及是否需要包容性社会资源教育实践。包容性教育实践的可行性和路径。 引用: [1]黄西丽。全纳教育研究中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J]。中国特殊教育,2006(11)。 [2]李芳,邓萌。从实证主义看理想到现实的全纳教育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0(3)。 [3]邓萌。全纳教育的哲学基础 - 批判与反思[J]。教育研究与实验,2008(5)。 [4]盛永进。 “包容性”指导下特殊教育本体论的认知取向 - 论特殊教育观念的泛化[J]。外国教育研究,2009(9)。 作者简介:严玉飞,陕西省宝鸡市,陕西省自强中专学校。

爱奇艺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乐平信息网( www.czsuyuan.com)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